给政治织条“围脖”

 发表于 2010-03-09

毫无疑问,奥巴马的顺利当选借了Twitter不少的光,注意到这一点的各国政要似乎在一夕之间都成为了Twitter的忠实用户。目前,奥巴马的Twitter拥有超过200万的关注者,不过美国前副总统候选人萨拉.佩林就没那么幸运了,她在Twitter上的自勉“时光流逝!只要你努力工作就可以好好享受每一分钟!不要将时间花费在诋毁、哭诉和抱怨之中,工作并享受吧!”被某好事者恶搞成了滑稽配乐诗歌朗诵(配的是非洲鼓和贝斯),最后竟然还红到了美国著名的脱口秀节目《今夜秀》上去表演!

2009年5月24日,德国官方宣布总统选举结果15分钟之前,现任总统科勒将连任的消息就已经在Twitter上被爆出,成了德国政坛的“Twitter门”。

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09年刚登陆Twitter,就被悉尼一家报纸嘲讽“你觉得陆克文本人很无趣么?那你应该去看看他的Twitter,比他本人还闷……”发言人则替总理解释说:首先,作为一国的总理说话自然要小心。其次这些文字一部分是由幕僚们代书的。现在陆克文的Twitter后有了“KRudd”与“Team”的区分标记。

今年的元旦,日本鸠山首相不但注册了日文Twitter账号并且还留下了信息“作为一个新手,我会慢慢熟悉Twitter。如果有任何关于这个博客的意见和想法,请通过Twitter告诉我。在消息中添加‘@hatoyamayukio’,我就能够在办公桌旁的一个专用显示器上看到了。”

而泰国政坛上最著名的Twitter用户当属总理阿披实,他曾在自己的家中用Twitter接受泰国当地主要媒体《民族报》总编的采访。在两人你来我往的交谈中,一些泰国或国外的网友也会偶尔插话进来。

台湾民进党政治家们的Twitter都经营的有声有色,前“行政院长”苏贞昌的Twitter更新勤快,连大年初二时,他“正在开车和太太一起回娘家”都不忘向网友汇报。昵称“长仔”的谢长廷则自勉每年学三样新事物,并且很快由新手跃升为Web2.0高手。

而回想国内前几周的“主席开博”事件,胡锦涛主席的“人民网微博”在一天内吸引了一万四千名“粉丝”围观,甚至造成了所在的服务器因访问人数过多一度瘫痪。但仅事隔两天后,人民网就发表了通知,暂停强国论坛社区嘉宾微博账户的实名认证,随后关闭了“主席微博”。期待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政府部门能将网络发展成人民参政议政的窗口,我们的领导人也能以“朋友”的身份出现在我们的微博圈子。

评论 给政治织条“围脖”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