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两个网:“阿里互联网”和“腾讯互联网”

 发表于 2015-02-12

        在线音乐:新的裂口
 
        昨天,部分在线音乐手机软件的用户开始发现,他们没法再像以前一样把自己喜欢的歌曲分享到微信朋友圈了。受到影响的软件包括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等。熟悉最近中国互联网行业情况的人的瞬间反应是:腾讯又对竞争对手痛下杀手了。
 
        可是,在朋友圈这个微信内部的社交功能里分享无伤大雅的音乐,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这让不少普通用户很不了解。行业人士分析,微信此举可能是出于腾讯想要尽可能保障自己的在线音乐市场份额。
 
        根据PingWest品玩从唱片行业人士了解到的情况,国内在线音乐行业(特指流媒体音乐)按照市场份额排名,QQ音乐第二,约占不到18%的市场份额,在Android手机上的覆盖率(安装了该应用的手机占总手机量的比例)达到了19%左右;第一则是酷我音乐;而网易云音乐和虾米两个的市场份额都只有1%左右。市场份额影响的说法显然无法成立。
 
        据报道,网易曾经在去年和腾讯陷入音乐版权官司,腾讯诉网易侵犯600余首歌曲的版权。因此,微信作为腾讯旗下的入口级应用,封杀网易云音乐似乎也变得可以理解了。
 
        封杀虾米呢?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虾米音乐已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按照中国互联网格局来划分,属于“阿里系”;天天动听也有阿里系背景。在流量为王、入口至上的互联网行业当中,任何一款产品都承担了为背后巨头的核心业务导流量的重任。入口、流量的逻辑可以被套用到几乎所有的封杀行为上。这样来看,虾米和天天动听被微信封杀也变得好理解了。
 
        可以说,封杀虾米等阿里系的行为并不是腾讯的一时兴起。阿里巴巴和腾讯之间有着“光辉灿烂”的封杀史:
 
        自从2013年年底阿里巴巴以链接不安全为由封锁从微信内跳转到淘宝之后,微信就一直在进行报复式的封杀行为。2014下半年,腾讯系打车软件滴滴打车和阿里系打车软件快的打车双双完成巨额融资,开始进行新一轮的红包烧钱大战,而微信很快就封锁了快的打车的红包在微信内分享的功能,理由是涉嫌诱导分享。
 
        前几天,微信朋友圈封杀阿里系支付宝的红包分享功能更是引起大量关注。阿里巴巴正希望在支付宝当中加强社交联系,而这正中微信下怀,封杀在所难免。而支付宝工程师的“聪明才智”也着实令人折服:红包链接被封之后,支付宝鼓励用户将包含红包密码的图片分享到朋友圈,看到的用户在支付宝app当中输入密码即可抢红包。整个操作流程下来非常的反人类,甚至有用户吐槽这种红包简直是移动互联网史上巨头角力导致的最严重的历史倒退。
 
        而网易呢?在这场腾讯阿里巴巴之间的较量中,用“躺着中枪”形容网易云音乐再好不过了。
 
        两张撕裂的网
 
        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巨头公司封杀彼此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
 
        把持着流量入口,拥有大量用户的巨头更容易受到一些小型的第三方的产品和服务的追捧,巨头通过为它们搭建平台,也丰富了自己的流量和服务种类。但是,当布局的阶段告一段落,平台搭建完成,巨头接下来的动作也将与它们最开始宣称的“开放”背道而驰。阿里巴巴和腾讯之间的战争,从前之前互抽对方冒头者的短兵相接,变成了干脆利落的赤膊上阵,直取首级。
 
        就像世界上有两个互联网——全球互联网和中国互联网一样,中国互联网也正在被人为撕裂成两张网,分别属于腾讯和阿里巴巴。
 
        在由这两个中国互联网巨头花费巨资精心编织的生态网当中,存在着许许多多的产品和服务,有些你可能都不太清楚它们的阿里系或者腾讯系背景。可以说,任选其中一张网然后完全生活在其中,和选择另外一张网相比起来,对于普通的网民来说,和在中国互联网、全球互联网之间选择一样,是没有太大区别的——至于为什么两张网都在拼尽全力争取罩住所有的角落,绝不给对方任何机会,究其最根本原因,可能是都要为股价负责吧。
 
        你可以完全使用腾讯系的产品生活:社交用微信或QQ,网购用京东或拍拍,发邮件用QQ邮箱和Foxmail——甚至你工作和生活当中绝大部分需要的功能都已经被微信包圆了;同样,你的生活也可以完全被阿里系产品统治:社交用新浪微博或来往,网购用淘宝或天猫……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生活不就是刷刷微博买买东西嘛。
 
        1)网民选择两张网当中的任何一个,都会对未来的互联网体验和行为习惯造成根本性质的影响。说白了就是:你会在一家巨头营造的生态当中越陷越深,最后对这家巨头形成了完全依赖。用微信来举例,它从IM出发,后来逐渐加入了LBS、陌生人社交、信息发布、电商、游戏、IP电话等功能,已经成为了一个超级app。正在阅读本文的读者,10人里估计有9人是微信的活跃用户。
 
        2)当然,你也可以在社交、电商、支付、搜索和内容等场景下爱用哪个就用哪个——然而,这样做的结果是受制于两张网之间的信息禁运。听歌没法分享给朋友,微信里不能逛淘宝店,新浪微博上看不到微信公众号……以后这样的事情大概会越来越多吧。
 
       3 ) 尽管大部分人都可以理解巨头在解释封杀行为时惯用的“在肯德基里不能点麦当劳”的逻辑,但不同的是我们对麦当劳和肯德基的依赖可没有对阿里系、腾讯系服务那么强。在快餐之外我们有太多的饮食选择,在阿里系和腾讯系之外,选择可就没那么丰富了。在人人都用手机的年代,电商、社交以及支付等服务渗透到了我们生活的各个层面,两张网的撕裂终究与用户利益背道而驰。可是,在多寡头统治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环境下,制定规则的人又怎么会优先考虑用户利益呢?
 
       而且随着电商、音乐和支付等关键节点撕开,腾讯互联网和阿里互联网正在加速割裂整个中国互联网的过程。这对于本来就已经和全球互联网处于割裂状态的中国互联网来说,实在不是一件体面的事。

       评说:
        本文其实是个“伪命题”,中国互联网不是谁家的,而是应该由广大用户来说的算。“BAT”的影响再大,没有优质用户体验,符合市场规范的良性发展,到头来必是一场空。阿里也好,腾讯也罢,可能会是“二马”所憧憬的百年企业,用户至上的基石一旦动摇,何谈百年基业?何况当今互联网时代人才辈出,谁能保证自己不倒在沙滩上吗?

        文章转自:http://www.chinaz.com/news/2015/0205/382916.shtml 

评论 中国有两个网:“阿里互联网”和“腾讯互联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